作者:香帅
出版社:新星出版社
1、
所以整体上,平台和消费者/生产者之间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平等关系,后者在交易过程中对前者几乎没有什么约束力和谈判可能。
P264 / 2022-04-28 23:34
2、
平台企业也因此变成了一个独特的存在:它既是企业,又是市场,还是社会组织,并扮演了政府的部分角色,对消费者、劳动者和传统厂商拥有相当的支配权,甚至触碰到了政府的传统权力领域。
P262 / 2022-04-28 23:32
3、
积累数字资本的边际收益是递增的,而边际成本是递减的。这种特性带来了互联网行业被大家奉为圭臬的“网络效应”,即一个新用户加入数字平台的边际成本几乎为零,而且会给平台带来潜在正收益。
P258 / 2022-04-28 23:30
4、
数字平台就是一个将复杂交易合约标准化并进行批量处理的市场。平台越大,每单交易的边际成本越低,甚至趋近于零,因此平台几乎可以无限地快速扩张规模。
P253 / 2022-04-28 23:28
5、
人口的结构性变化是影响通胀的一个长期因素。随着中国老龄化社会的到来,会导致劳动力有效供给下降,推高工资水平,从而提高长期的通胀水平,结束温和通胀时代。而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可能加快了这个拐点的到来。
P166 / 2022-04-26 19:21
6、
只要中国供应链稳定,全球化不停,货币政策不走极端……更准确地说,只要需求和供给两侧不发生结构性的重大改变,大概率我们就还会处在低通胀年代。
P155 / 2022-04-26 19:04
7、
当政策从“逆周期调控”转变为“房住不炒”,房地产行业也在从“增长工具”逐渐转变为“分配工具”。房产在大类资产中的地位也在从“股权产品”逐渐转变为“固收产品”;从追求收益逐渐转变为对抗通胀、平滑现金流——2021年,这个“逐渐”看起来要画个句号,中国房地产的“财富本纪”也要翻到新篇章了。
P137 / 2022-04-26 18:53
8、
2016年之后的房地产行业进人了“高周转模式”时代。所谓高周转,就是指开发商加快开工,快速取得预售资格,然后用购房者的预付款支撑下个阶段的购地支出和新开工。在这个模式下,房地产企业一是需要预售获得的充足稳定现金流,二是需要有充足土地储备支持新开工,三是需要拼速度。拿地速度、从新开工到拿预售证的速度、卖房回款速度,都决定着企业的利润高低甚至生死存亡。
P134 / 2022-04-26 18:48
9、
从2012年、2013年开始,中国经济陆续进入各种新旧动能的“换挡”过程:从高速到中速,从制造业到服务业。这个换挡过程伴随着固定投资额大幅下降、经济易冷难热、社会融资额下行等难以避免的现象。开车换挡没换好很容易熄火,经济更是如此。在换挡期,要是弄错了立和破的顺序、强度,很容易从减速变成刹车。
P125 / 2022-04-26 10:31
10、
全球向左。在平台基础设施化、平台公共设施化的加持下,一个脆弱又强大的人民叙事时代,帷幕已经拉开。
P113 / 2022-04-25 00:20
11、
莉娜·可汗提出的解决方案是,在接受平台自然垄断地位的前提下,对其竞争过程加以监管。监管方式有两种:第一是公用事业管制。像亚马逊、脸书这些在互联网经济中具有“基础设施”性质的企业,需要适用公用事业监管的原则,比如禁止给自营产品优待、对费率设限、设置资本化与投资限制。第二则是应用关键设施原则。这就是不允许平台利用自己的自然垄断地位拒绝竞争对手使用关键基础设施。
P95 / 2022-04-25 00:01
12、
莉娜·可汗认为,反垄断是为了保障社会政治经济各相关方,包括工人、制造商、企业家、消费者和其他公民的利益。而现行的反垄断法框架主要集中在消费者福利上,没有关注到市场权力结构带来的影响。
P94 / 2022-04-25 00:00
13、
2020年,疫情导致大量纺织品订单回流中国。美国作为全球第三大棉花生产国和第一大棉花出口国,其南部选区的选票和棉花经济有着密切关系,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则是BCI的重要金主之一。5月,中国从纺织原料到服装的订单同比增幅超过100%。7月,美国农业部就成立了“美国棉花信任协议”组织,要求所有美资企业必须使用美版“认证系统”及“供应链追溯系统”,以主导棉纺业国际规则和秩序。同时,美国政府发布声明,提醒在新疆做生意的公司以及与使用新疆劳工的公司有往来的公司都可能会在名誉、经济与法律上面临一定程度的风险,并向沃尔玛、苹果和亚马逊等公司致信警告。9月,美国国会众议院表决通过“禁止进口中国新疆商品”。同时,美国政府给阿迪达斯、耐克、ZARA等服装品牌施压,要求“服装品牌与零售商一定要采取足够的对策与跟新疆有联结的中国供应商终止合作关系”。而新疆是我国棉花主要产地,产量占全国棉花总产量的87%。
P65 / 2022-04-19 12:15
14、
中国人这个族群有个很强的特性-非常能“共患难”,在面对外部压力的时候,往往是愈挫愈韧,愈挫愈勇。
P68 / 2022-04-19 11:55
15、
在讨论世代转换的商业话题中,我们往往将注意力放在消费娱乐产品的层面,很少有人关注世代“主流价值体系”之间的不同。中国在这个方面的差异更加显著:
X世代的价值体系中有明显的20世纪80年代的痕迹和烙印,集体主义、理想主义、家国情怀构成了他们的底色,他们对世界充满了改造的热情。
Y世代的价值体系则更加多元,具象的集体主义被抽象的国家主义所取代,改革的理想主义逐渐转变为改良的现实主义,在行为准则上则更倾向于个体视角。
从企业家的角度来说,X世代盛产“领袖”,而Y世代更接近“领导”。
P55 / 2022-04-19 11:40
16、
数字平台的权力是否已经开始超越经济层面,强势介入政治领域?……通过控制算法和数据,数字平台拥有了“企业”这种组织难以想象的力量。这种力量正在日渐对全社会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而人类社会从政策到思想,都还没有做好准备。
P19 / 2022-04-19 10:47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