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美方不排斥交流、不幻想和解、不接受詆毀、不相信承諾,遇有真金白銀的衝突,則固守理想和原則,堅決爭取合理合法前提下的最大利益。”
摘抄自: 【金融】【歷史】金融史觀(二)當前局勢

December 5, 2023 at 11:17AM

——————

“原本去年歐美對俄國所作的經貿制裁和資產侵占激發了國際公憤,奠定了中俄聯手建立新儲備貨幣的基礎,然而雷聲大雨點小,遲遲難產。究其原因,在於中方執行單位所堅持的戰術選擇和專業細節,事先就可以簡單斷言為不合理、不實際、不可行(事實上筆者也的確如此明確預言過),簡直猶如有意怠工、抵制、搞砸(Sabotage)一般。這裏的所謂錯誤戰術選擇,指的是試圖以整個金磚集團爲平臺,賦予每個成員國若干份額,而不是由財務健康的小核心團隊來迅速構建,然後再以金磚作爲宣傳推廣的管道。金磚集團不但人多嘴雜,而且包含了印度、巴西和南非三個雙赤字大國,根本不可能提供新貨幣所需的財政和金融基礎,更別提其中印度在地緣戰略上也居心叵測。”
摘抄自: 【金融】【歷史】金融史觀(二)當前局勢

December 5, 2023 at 11:18AM

——————

“爲什麽人民幣本身不適合直接替代美元。國際儲備貨幣的主要職能有三:1)國際貿易的媒介;2)大宗貨品的定價;3)外匯儲備的構成。其中前兩項並沒有什麽太大的副作用,但最後一項卻是本文剛剛詳細介紹過,讓美國走上金融殖民帝國這條不歸路的原始誘因。正因爲美元占有了國際外匯儲備的大半份額,又在1971年放棄對黃金的錨定,所以不事生產反而可以獲得更高的利潤,產業虛擬化、空心化和金融化就成爲必然。財政紀律抛諸腦後也依舊有廉價資本市場可供借貸,借貸稍有不順還可以無限印鈔,哪個總理/總統還會擔心赤字和國債的指數成長呢?但這些不勞而獲的好處並不真是憑空而來,它們來自對全世界的間接收割剝削,中國的民族復興能建立在全人類的痛苦之上嗎?此外,美元取代英鎊的過程中,Soros式的金融掠奪還不存在;現在人民幣若是自由兌換,豈不是對國際金融大鰐自我撤防?”
摘抄自: 【金融】【歷史】金融史觀(二)當前局勢

December 5, 2023 at 11:19AM

——————

“人民幣必須繼續作爲保護中國實體產業不受外來金融掠奪的防洪堤,絕對不能放任自由兌換和無限流動。”
摘抄自: 【金融】【歷史】金融史觀(二)當前局勢

December 5, 2023 at 11:19AM

——————

“中方的金融貨幣主管,該在貿易和定價上多用人民幣的時候,各種拖拖沓沓;上級要求替代美元儲備功能時,就拿出所謂的“人民幣國際化”方案要求“開放金融”,實際上是金融撤防、引狼入室的藉口,以圖利美國金融財團,對替代美元只會有反作用。”
摘抄自: 【金融】【歷史】金融史觀(二)當前局勢

December 5, 2023 at 11:20AM

——————

“1) 發展全系列、全層次、全方位的實體產業鏈,在强力加速升級技術層次的同時,還要盡可能維持既有中低端產能的國際競爭力;

2) 追求合理成長,避免堆積顯性財政債務和隱性社會負債,包括貧富差距、環境剝削、文化腐朽、房地產炒作、階級固化、以及經濟虛擬化和金融化。”
摘抄自: 【金融】【歷史】金融史觀(三)政策建議

December 5, 2023 at 12:14PM

——————

“所謂的現代貨幣理論(Modern Monetary Theory),鼓吹無中生有的無限印鈔沒有負面後果,其實是盲人摸象、斷章取義,只看美國經濟在1980-2020年之間的風光榮景,既不在乎遲來但必不會缺席的滯漲終局,也無視中國欠缺建立全球金融殖民帝國的意願和條件。”
摘抄自: 【金融】【歷史】金融史觀(三)政策建議

December 5, 2023 at 12:14PM

——————

“國際資本定價,也就是利率,在美元超發的背景下,其實一直低於其自然公允水平,對投資和消費都有著廣汎、持續而顯著的刺激效應。現在美國終於面臨債務和通脹的雙重壓力,這個刺激機制不論過程細節如何,必然即將瓦解。因而中國必須準備面對40年未見的國際資金稀缺時代, 低質量成長將不再能夠滿足投資人所要求的報酬率,大水漫灌只會加大浪費。”
摘抄自: 【金融】【歷史】金融史觀(三)政策建議

December 5, 2023 at 12:15PM

——————

“那些畢業生增額的絕大多數,並不對應著實體經濟所需要的工程和醫療人才,而是只能填充政府和企業官僚管理體系底層的文書推手。在當前的中國,製造業勞工短缺、人口結構老齡化、家庭少子化、而且人工智能正要把文書寫作處理全面自動化,卻還將最主要的人力資源依照美國經濟虛擬化的邏輯來向低層白領工作大幅傾斜,無疑是極度愚蠢的自我傷害。”
摘抄自: 【金融】【歷史】金融史觀(三)政策建議

December 5, 2023 at 12:16PM

——————

“當前中國政府管理效率最低的重災區,還在於學術和科研;這是因爲在這兩方面,甚至不能說是監管不嚴,而是根本不存在監管。學術和科研的貪腐形式,與其他政務不同,主要不是侵占或受賄,而是造假誇大來詐取項目、竊佔職位或收割股市,因此當前的紀委和監委系統都無法發生太大作用。”
摘抄自: 【金融】【歷史】金融史觀(三)政策建議

December 5, 2023 at 12:22PM

——————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