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天给了你没有问题的眼睛,你却看啥都有问题。

我对一种人敬而远之。当然,我对谁都敬而不近,但不近主要是因为我又懒又宅。

这种人,同一个问题问一百个人,问完了和没问一样。他可能早就有答案了,问那么多人不过是去搞个民意调查。在内心深处,他相信“少数服从多数”。那越多的人选A,就相当于A是对的。但其实,他内心早就有一个标答,而且相比“少数服从多数”,他更相信“多数服从于我”,也就是说,他选A,那A肯定是对的。

那你可能要问,既然他那么有自信,干嘛还去搞民意调查呢?

因为啊,如果A是对的,那还罢了。如果A是错的呢?他选A,所以A是对的。但万一A是错的,岂不是要说他是错的?那可是万万使不得的。这个世界的基石,就是他永远都不会错。那怎么办?既然他不能错,那就让民意错吧!

所以啊,他选了A,如果A是对的,那他就是对的;如果A是错的,那就是那些告诉他选A的乌龟王八蛋们错了,连累着他也错。他成了一个十足的受害者,不仅承受了选错的恶果,还丧失了选对的机会。

在这种人身上,不仅没有好果子吃,大黑锅倒是准备了一摞。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