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节,心情就像坐上了过山车一样,这对我来说是很少见的。我的心情一般只有两种状态,和朋友在一起的状态,和自己独处的状态(太太属于我的一部分,所以和她在一起也算是独处)。和朋友在一起时,我是亢奋敏锐幽默风趣的。独处时,我是安静沉默迟钝阴郁的。典型的外向孤独症性格。

上午,阅兵式让人热血沸腾。我对体制内的东西拥有本能的叛逆和鄙视,阅兵是极少数让我感动的体制内元素。整齐的正步和嘹亮的口号,每一次都会让我由衷震撼,甚至可以热泪盈眶。我从青春期开始,就对家、故乡、祖国一类的词汇没有太多认同感,对我生活过的地方也缺乏归属感。山东、重庆、北京、昆明、香港,这些对我来说似乎都是过路的地方,我在那里工作、居住,但并不觉得任何一处是我的家。

香港的乱局,会逼迫人选边站队。黄的,蓝的,成了对立的颜色。一个颜色的人只相信自己同色的人,去斥责对立颜色的人。这个城市成了没有对错、善恶、好坏的城市,甚至没有了黑白,剩下的只是黄和蓝。

午饭时,我对好友说,活了三十多岁,逃离体制,来到香港,我居然被逼爱国。我以前不爱国吗?不是。国就像我的爸爸,我不爱他,就算我不会直言他不好,但是内心深处,我觉得他就是不够好。即便如此,我也能大方承认,他是我的爸爸,我们身上流着相同的那一半血,我们的证件上印着相同的第一个字。爱或者不爱,都无法形容我对他的感情。这种感情,就很像我对国的感情。

我还对好友说,去蒙古,有两件事没做,我最遗憾。我既没吃到烤全羊,也没喝到伏特加。这就像回了家,但没见到妈一样。觉得白白走了一趟。在蒙古骑马的时候,我对他们说,你们担心一国两制名存实亡,其实不必担心,中国一定不会背弃一国两制。因为相对于香港,我们更关注未来有一天能够和平统一台湾。台湾的地位比香港高太多了。我记得当时他们的表情是不解和难以置信。大概对他们来说,香港不如台湾重要,这样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这种自信,因为太缺少根据,显得有些无知。我不想显得骄傲自大,因为我缺乏那种民族自豪感。但,但凡了解GDP数据的话,也不该盲目自大。

年份大陆台湾香港
19979616亿美元(1)3037亿美元(1/3)1774亿美元(1/5)
2017122400亿美元(1)5749亿美元(1/20)3414亿美元(1/40)

下周六,YMCA要给我们这个项目的同学举行结业典礼,邀请我和同事一起参加。我在社交媒体上看过几个同学发布的内容,有三五个同学是很黄的。其实这无所谓,有立场从来都不是坏事。意见永远都只是意见,想法永远都只是想法,可能与事实并不相干。不同就只是不同,未必就是不对。但有些事,一味地不顾事实,一叶障目,偏袒一方,则让我有些不能接受。比如,黑衣人袭警,无人批判,但警察自卫,却被视为动武。

我从内心深处不愿相信他们是这样的人。在我看来,能够拿出自己宝贵的时间,跋山涉水,去遥远国度,帮助陌生人的义工,不可能是这么意气用事有失偏颇的人。这样的人,应该是本能的以善意对待世界的人。即使这世上有什么不好的事情,或自己受到了不公的待遇,也不会不经考证,就给对面安装罪名。这样的人,应该是即使受尽了欺瞒,也愿意相信世界美好,人皆善良的人。这样的人,应该是勇于赞美,敢于包容,慎于审判的人。

于是,一个可怕的想法击中了我。莫非,他们远道蒙古,并不是为了做义工,并不是为了帮助别人,而是出于自私的目的,比如,为了在自己的简历上添一道优秀的笔墨,好申请大学。因为,整个行程,本来就不需要支付任何费用。

这个想法让我恶心反胃,就像是一颗苍蝇冲进我的食道。心情自此跌入冰冷谷底……

下午,暴乱如期而至。傍晚,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警察的实弹击中了一个黑衣人。社交媒体上对警察一片指责谩骂。我看了事情经过的录像,一个警察倒地,受到围攻,站着的警察掏枪,黑衣人上前挥棍攻击,警察开枪,黑衣人倒地。我的直觉是,开枪是警察最直接最快速的反应,错在不该对胸口开枪。

我很庆幸没人死亡。否则,事态不知会如何升级恶化。

我问太太,是我太蓝了吗?我不觉得是有多么的蓝。但我绝对不是他们那种黄。我只是觉得,这件事,从现在能看到的消息,不是很显而易见得简单直接吗?太太说,现在大家只是不欢迎理智而已。如果你没有马上支持他们,你对他们来说,就是蓝色。

好吧。

从蒙古回来之后,我就教师职业病发作,想要总结这次蒙古之行的收获,不只是为了我,也是为了我假想中的学生,这其中就包括与我同行的小义工们。接下来是我总结的成果。

我们总是会把未知的东西假设成与我们不同。比如这次去蒙古之前,会先假设蒙古人与我们很不一样,蒙古与香港或者大陆很不一样。但其实,不论是人还是文化还是城市,我们的相同之处是远远多于不同之处的。在与新的人和事物接触之前,与其预设他们与我们不同,不如不做任何预设。一张画布,干干净净,空空旷旷,才好作画。如果原本就已经有一幅画,要把画错的改掉重画,这画面就未必美丽,画工就未必精致准确。

不同之处就只是不同之处。不同并不代表不好。你与别人不同,并不代表你不好;同样的道理,别人与你不同,并不代表别人不好。观察是好事,观察之后记录就可以了,无须盲目评判优劣好坏。你来自香港,而别人来自世界的其他地方,这并不代表你比别人更加优异高贵。大千世界,才能精彩纷繁。千篇一律,该多么了无生气。

我去帮助别人,并不是因为我比别人更有能力或有优渥条件。高高在上,居高临下,是没办法帮助别人和服务别人的。那个姿态更像是施舍。服务帮助别人,要把身段放下。给的礼物,有一天会坏掉,有一天会用完,有一天会消失,但你留下的印象,则可能会一直保存下去。认真地做好一件事,永远都不是坏事。你的态度往往比成果更有影响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