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教授垂垂暮年,开了他人生最后一门课,每周一堂,就在他家的书房里上课。书房窗户外面有一棵木槿树,长得不高,粉红色的叶子稀稀落落。我们每周二吃过早饭就开始上课。这门课叫《人生的意义》,教授人生阅历。

这门课不考试也不打分,但是每周都有口头问答。老师问问题,学生要回答;学生也得提出自己的问题。有的时候学生也得干点体力活,比如扶扶老师的头,让他躺的舒服一点,还有帮老师戴戴眼镜。下课跟老师告别的时候亲亲老师,还能加分。

这门课没有教材,可是内容却五花八门,涵盖了爱情、工作、社会、家庭、成长、宽容,当然还有最后的死亡。这最后一课很简短,就寥寥几句。

毕业典礼就是他的葬礼。

虽然没有期末考试,但是要把课上讲的内容整理成文。本书就是这门课的作业。

这门课只有一个老师,和一个学生。

这个学生就是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