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防疫理念模糊、思路错乱,不知道其目标在哪里,甚至其相关信息发布还经常表现出冲突的一面,让人们无所适从。”
摘抄自: 关于香港疫情的7个问题
March 4, 2022 at 10:14AM
——————
“香港目前主要面临两个问题: 1.方舱医院的建设速度跟不上疫情传播速度; 2.方舱医院的建设规模远远落后于实际需求。”
摘抄自: 关于香港疫情的7个问题
March 4, 2022 at 10:15AM
——————
“全民检测仍然有三重意义: 1.摸清底数,以便确定战略方向和策略安排,调整明晰防疫抗疫重点,确保相关工作更精准; 2.向社会传递压力,以促进形成全民防疫合力,让市民明白“与病毒共存”的不切实际和不负责任; 3.开展治理训练和社会管理实验,探索社会危机管理的新路径,为香港未来可能遭遇的急难险峻形势建立完善经验处置体系。”
摘抄自: 关于香港疫情的7个问题
March 4, 2022 at 10:16AM
——————
“在价值观层面,香港毕竟很长时间几乎是跟西方社会同步的,或者自己觉得是跟西方社会同步的,所以当西方社会尤其是英美开始与病毒共存,香港几乎是不假思索、不证自明就会去相信这种操作。”
摘抄自: 对话立法会议员邓飞|特区政府统筹失据只会消磨中央善意|多维新闻|中国
March 4, 2022 at 10:22AM
——————
“指示发出后,特区政府怎么做、做什么,香港社会并不掌握。目前大家只知道3月要进行全民强制核酸检测,但具体流程是怎样的,检测出大量的阳性怎么办,人们并不知道,还是稀里糊涂。这方面的信息还是要尽快统一发放,否则只会消磨中央的善意。”
摘抄自: 对话立法会议员邓飞|特区政府统筹失据只会消磨中央善意|多维新闻|中国
March 4, 2022 at 10:27AM
——————
“香港防疫缺乏统一的指挥中心,疫情爆发两年来,香港都没有建立这样的统一指挥中心,各自为战”
摘抄自: 对话立法会议员邓飞|特区政府统筹失据只会消磨中央善意|多维新闻|中国
March 4, 2022 at 10:31AM
——————
“中央要求特区政府负起主体责任,意思很明确,一方面这是特区政府本就该做的,另一方面也是很严厉的提醒,如果做不好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不是可以随便敷衍塞责的。”
摘抄自: 对话立法会议员邓飞|特区政府统筹失据只会消磨中央善意|多维新闻|中国
March 4, 2022 at 10:38AM
——————
“从中长期来看,这样简单的“派钱”确实对于促进经济的转型和提升没有任何直接的帮助。”
摘抄自: 对话立法会议员邓飞|特区政府统筹失据只会消磨中央善意|多维新闻|中国
March 4, 2022 at 10:40AM
——————
“香港的政绩评估制度,特区政府是小政府,跟内地的官员政绩考核制度可能有一个根本的区别,内地是以办成多少事、实际效果作为政绩的评估考虑,但香港首先要看程序上是否有问题,而不是说办成了什么事,这是一个很大的区别。”
摘抄自: 对话立法会议员邓飞|特区政府统筹失据只会消磨中央善意|多维新闻|中国
March 4, 2022 at 10:42AM
——————
“香港是一个很功利的社会,不善于甚至某种程度上排斥这种哲学化的反省和思考。”
摘抄自: 对话立法会议员邓飞|特区政府统筹失据只会消磨中央善意|多维新闻|中国
March 4, 2022 at 10:43AM
——————
“2012年到2019年,政府对于社会的管理没有任何区别,没有吃一堑长一智,更没有进行改革与调整,依然如故。所以这次疫情能否成为香港的一记警钟,我对此完全不乐观。”
摘抄自: 对话立法会议员邓飞|特区政府统筹失据只会消磨中央善意|多维新闻|中国
March 4, 2022 at 10:44AM
——————
“因为历史罪孽感太重,也使得德国在社会政策上比较左,譬如,它(尤其是背负历史罪责的西德地区)远比其他欧洲国家要更愿意接受中东穆斯林移民。这是犹太人大屠杀负罪感带来的新的一轮赎罪,但也可能是一种“矫枉过正”,因为激烈的改变德国的社会与人口结果,会带来新的反弹——譬如右翼的崛起。”
摘抄自: 德国案例及十点小结——俄乌危机下的大历史视角(四)
March 4, 2022 at 10:51AM
——————
““民意”只是一个工具。只有在那些“无害”的场景(譬如涉及一个很小的无足轻重的土地),或者当结果一定会符合决策者预期的时候,才会搞搞公投(plebiscite),通过搞公投,增加一点合法性。如果结果是不可控的,他们就不会搞公投了。”
摘抄自: 德国案例及十点小结——俄乌危机下的大历史视角(四)
March 4, 2022 at 10:52AM
——————

Nancy Grace Roman: First Chief Astronomer In this undated image form the 1960s, Nancy Grace Roman sits in her office in NASA Headquarters. Roman was the first chief astronomer for NASA.
——————

– – – – –
晚安哦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