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把“民族自决”视为“普世价值”、指导国家建立的“最高”原则,但实际上,“民族自决”与“主权/领土完整”又是本质矛盾的,存在根本的不可调和性。实践中,这些抽象原则都是国际政治操弄的工具:西方只会根据自己的利益,选择性地诠释和应用这些原则。如果他们有意削弱对方,就会主张“民族自决”,支持对方国家领土内的族群独立,所以西方大概率会支持俄罗斯领内所有少数民族共和国的独立。而如果要保护自己的盟友,防止对方做大做强,就会选择“主权/领土完整”,譬如,西方会全力阻止克里米亚独立并加入俄罗斯,尽管这是克里米亚人的心愿。”
摘抄自: 光复“新俄罗斯”的梦想——俄乌危机下的大历史(七)
March 12, 2022 at 05:50PM
——————
“总之啊,西方永远是正确的,永远可以把自己放在道德制高点,而且特别自信。这叫什么,叫“道德自信”。有句话说,不怕流氓,就怕流氓有文化。道德自信了,他们就可以心安理得干各种事情了。他们可以这边谴责俄罗斯,捍卫乌克兰,那边在分裂我们的国家,不断激化矛盾、挑唆武装冲突与战争,然后还自诩是道德、秩序、法律的捍卫者。”
摘抄自: 光复“新俄罗斯”的梦想——俄乌危机下的大历史(七)
March 12, 2022 at 05:51PM
——————
“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决心极大,不惜付出巨大代价,甚至有外人看来的“不理性”成分。其实,我们对待台湾也是一样的。西方人和周边国家也需要通过同样的角度去理解我们的“纠结”。地缘政治可以解释部分,但不能解释全部。要解释和理解全部,还是要回到一个民族和国家的历史与文化。”
摘抄自: 光复“新俄罗斯”的梦想——俄乌危机下的大历史(七)
March 12, 2022 at 05:53PM
——————
– – – – –
晚安哦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