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婆也开始改别人的翻译了。这个活就不是人干的活。我觉得,凡是干翻译的,看别人翻译的时候无论如何都是不能完全满意的。而我们两个,这两天也经常问自己,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这辈子要看那么多烂翻译,给那些不合格的翻译捡屎擦腚。我们两个简直就是游走在翻译的垃圾场里,像两个拾荒者。

香港的疫情又开始爆发了,这几天都是每天确诊六七百,很感人的数字。香港这群决策者,心底里看不起和信不过内地的那一套,自视甚高,不愿承认自己早已落后,且无能愚蠢。另一方面,香港决策者背后,实质把持着行政各个环节的社会精英,形成了一套隐形政府(deep state),崇洋媚外,一心向西,靠不作为把“下下策”硬生生变成“不得不”。哎,真是烂透了,烂到毫无希望。任何恶果都是这群人咎由自取,自取灭亡。

公司开始全员居家办公,我们家的办公设备和环境还是很不错的。我有一个大书桌,老婆有个大饭桌。我的问题是电脑是macOS,很多文件,经过我之后格式就变了。老婆的问题是笔记本屏幕小的还不如杂志封面大。两个人决定,既然要做文字拾荒者,就把装备置办齐全吧,尤其是对她,最起码把文件打印出来,纸面上的东西可以当另外一个屏幕用。

于是就买了新的打印机。从决策到购买到安装使用,总共三个小时,继续发扬我们俩的高效决策。先确定需求:黑白彩打,自动双面,无线打印,PC/Mac,扫描,喷墨,墨盒便宜。然后,在候选者里,买最好牌子的入门款。1800港币搞定。

狗剩对家里的新玩意儿很好奇,一惊一乍的。小傻猫。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