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个人认为,爱自己的祖国是一个人的基本道德,就像善良和诚实一样。如果一个人不善良,这个人是坏人;如果一个人不诚实,这个人是骗子;如果一个人不爱国,这个人是什么呢?我暂时想不到一个合适的名词,说叛徒有些不恰当,因为不爱国但不叛国的也大有人在。

我是英语专业毕业,只能根据自己的观察做判断。学英语的人里面,不爱国的人大有人在。按我哥的说法,你们这些人总是清高的很,觉得自己比谁都强。

我把我认识的不爱国的人分成两类。

第一类,觉得爱国不酷,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们觉得爱中国不酷,也就是爱自己的祖国不酷,但是爱外国是酷的,尤其是他们在娱乐、文化上浸淫最久仰慕最深的那个国。通常来说,是美国,或者欧洲的什么国。

这应该是慕强心理在作祟。慕强心理通常会产生两种结果,第一种是伪装自己成为TA,第二种是强化自己赶超TA。前者如日本和香港的很多人,误以为自己是黄皮白人。

第二类,是在中国开放的过程中,受到大量西式教育内容冲刷之后,抛弃爱国这个基本道德,而盲目全盘接受爱人类这个看似更高道德的人。在二战和冷战之后,欧洲经历了类似破产重组的过程。为了防止在欧洲出现(英法之外的)一强独大或者多强相争,老欧洲和美国在欧洲鼓吹推动民主和平等这样基于个体的价值观,并在这个基础上把国家概念弱化,而强调民族概念,宣传民族自决,使民族国家(nation state)雨后春笋,把欧洲切分成细碎的小国林立的土地。随后,为了统一欧洲,形成可以在世界立足并与其他大国竞争的邦联,又要以超越民族、种族、国家的价值观凝聚全欧洲的人,也就是自由、民主、平等一类的“普世价值”。“爱自己的祖国”被打造成狭隘、保守、落后的价值观,而“爱全人类”甚至“爱全部生物”被打造成博爱、大爱。

这种思潮被打散揉碎掺杂进西方各种宣传工具中,教材和大众娱乐就是其中最具穿透力和伪装力的一部分。中国在追赶西方的过程中,首先需要向西方学习,也就相当大程度上直接把教材和娱乐内容引入。英语专业直接以西方主流语言接触这些内容,耳濡目染,将其奉为圭臬,最后被人牵着鼻子走,实在是可悲可惜。

而且,非常虚伪的是,对于美国而言,这种“普世价值”的“大爱”宣传是一致对外的。对于美国人而言,爱美国是一项绝对不可或缺的基本道德,这几乎延续了高傲自大的“美国例外论”,也就是“美国是唯一一个值得爱的国”。

希望所有的中国人都能清醒,能够意识到自己的切身利益与祖国的利益深度绑定在一起,认识到爱自己的祖国是一种基本道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