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不当家不知柴米贵。

我们是高消费低储蓄的人,经历了物质从匮乏到充足多样的年代,就像一个人从无知到启蒙,对知识会产生强烈的渴望,我们对物质和消费也产生了强烈的渴望。我的消费储蓄习惯可能是很多年轻人的速写,追求新的和升级的消费,几乎不储蓄,少量投资。这种几乎不储蓄的习惯,大概是只有年轻人才有的特权,是无忧无虑的体现。一旦开始有了忧虑,这种特权也就消失了,年轻人也就不再是年轻人了。

对我来说,这个变老的时刻,可以是买房,可以是生育,可以是重病,可以是奉养老人。这些责任一旦加之于身,人身上就会背负起对未来的负债,为了偿还这样的负债,人就会不得不未雨绸缪,开始储蓄。我去年买房,今年生子,长辈患病,可以说是多个时刻同时发生。几重压力同时加身,相当于几种阵痛同时发生,相互叠加,幅度和长度都超出想象,打的人措手不及。

消弭这种阵痛的方法就是开源节流,增加收入和降低支出。但这不是能够两全其美的办法。如果降低支出,就要削减消费。如果削减消费,就要减损生活体验。这种丧失的感觉非常痛苦,在我看来,非到万不得已,不应该人为的制造这种痛苦。所谓贫贱夫妻百事哀,就是这个道理。如果真到万不得已,必须节衣缩食了,也要全家人好好沟通,达成一致,一起勒紧裤腰带,共同度过难关。

另一个办法就是增加收入,这是我一直以来都更偏向的选择。只不过,收入增加很明显有边际效应递减的现象。比如我本科毕业的收入两千出头,读个研究生,翻了五倍。然后换了工作,翻了两倍。再然后升职,才涨一半。衰减非常快。要想实现突破,就一定要有重大的改变。穷则思变啊,怎么每一个字都那么准呢,老祖宗的智慧了不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