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终于鼓起勇气尝试晨跑,而且一跑就跑了7.5公里。为什么要早上跑呢?因为昨天晚上懒癌爆发,没出门跑步。可我这个人有一个毛病,就是自己说了要做到事,就一定要做,晚一点没关系。如果不做的话,心里就像有一件事悬而未决,不踏实。接下来几天时间都会反复去想,心神不宁。与其这么想着,占据脑力,不如干脆做完了算,讨一个身心轻松。

上个月加入了同事Ken发起的读书俱乐部。据另外一个同事说,这个俱乐部里只有三个会员,分别是会长Ken,副会长Ken的妈妈,还有我。俱乐部首本推荐读物是村上春树的《国境以南,太阳以西》。于是这本书成了我读的第一本村上春树,而且还是英文版。我从图书馆借了中译版和英译版,读了两版的第一章,中译版啰啰嗦嗦,像极了日本人的碎碎叨叨和拐弯抹角,所以决定看英译版。少一点口水,多一点痛快。借书的时候顺手拿了旁边的《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当然也是英文版,因为这本书的标题就已经翻译得让我很难受。

本来以为这本书是一本教科书,教新手怎么跑步,我有个习惯,喜欢在做什么事之前先看看那方面的书,万一有用呢。但是这本书其实是自传,像村上春树的跑步日记。

我是从研究生时候开始跑步的。当时每天早晚都在学校,不是坐着学习就是坐着发呆,身体生锈,脑子也缺少润滑。当时我就觉得,如果不运动一下的话,早晚会垮,不光是身体垮,精神也会垮。后来毕业期间,确实也有一点垮。所以当时决定,每天从图书馆回家之后,就换身衣服去海边跑步。之所以选择跑步,和村上春树的理由差不多,跑步成本最小,门槛最低,再加上我不喜欢所有产生肢体碰撞和竞争的体育项目,跑步是最适合我的运动。除此之外就是骑自行车(我在香港没有自行车)和游泳(我在全世界都不会游泳)。

这些年来,断断续续,每次觉得自己要垮,就会逼自己去跑步。说实话,我从来不觉得跑步很享受,也不觉得跑步使我快乐。有个同事叫Wendy,她跑步会产生多巴胺,就很幸福,因为跑到最后会嗨。可是我不会。以前抽烟的时候,跑完步我会肺疼,现在戒烟了,跑完步我会腿疼。所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年来,我的首选运动一直是跑步。

有时候觉得跑步像是睁着眼睛的冥想。最理想的状态应该是所有的精力全在呼吸上,全在步子的节奏上。但是我跑步的时候会天马行空地胡思乱想,不着边际地胡思乱想。等我发现好几次跑步的时候我都在想同样一些事的时候,我就决定把这些事写下来。只有写下来,才能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从脑子里搬到电脑里,剪切粘贴,清空大脑垃圾。反正现在也常常做文字编辑的工作,说不定还能锻炼一下文笔呢。

如果机缘巧合得到一颗种子,为什么不顺手种在地里,时不时浇浇水呢?毕竟,只要这颗种子发芽,不管结出什么果子,都是意外的收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