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来到了第六个小行星,比上一个大十倍。这个星球上住着一个老爷爷,正写一本又重又厚的书。

“瞧瞧瞧瞧,来了个冒险家!”老爷爷看到小王子来了,高兴地大喊大叫。

小王子靠着他的大桌子,缓了口气。这一路,走得太远了!

老爷爷问他:“你是从哪儿来啊?”

小王子却反过来问老爷爷:“这本大厚书是什么书啊?你在干什么?”

老爷爷说:“我是个地理学家。”

“地理学家是干什么的?”

“地理学家啊,是做学问的,哪儿有江河湖海、高山荒漠、大小城镇,地理学家都知道。”

“那还挺有意思的。可算是遇到正经工作了!”小王子说着话,仔细观察地理学家的星球。这个星球可真大,小王子这一路最大的星球就是这一个了。

5.0.2

“你这颗星球可真漂亮,有海吗?”

“我也不知道啊。”地理学家回答。

“嗯。”小王子有点失望,“那有山吗?”

“我也不知道啊。”地理学家又说。

“那河流、沙漠、城镇呢?”

“我还是不知道啊。”

“你不是地理学家吗?”

“对啊,我是地理学家,可我不是探险家。我非常需要探险家。你看,地理学家根本不用亲身造访城市、河川、山岭、海洋、沙漠。地理学家很宝贵,不能到处乱跑。所以,地理学家从来都只守着书桌。但是,探险家会来跟地理学家汇报。地理学家就采访探险家,把他们说的记下来。要是探险家说的话奇奇怪怪,那地理学家就会调查探险家的人格。”

“为什么?”

“因为因为探险家要是说了谎,那地理书就毁了。要是这个探险家爱喝酒,也绝不能接受。”

“为什么?”

“因为醉汉看东西有重影。要是听醉汉的话,那地理学家会把本来只有一座山记成两座山。”

小王子说:“我倒是认识一个醉汉,他肯定当不了探险家。”

“肯定的。所以啊,要是来了一个看上去很靠谱的探险家,我们就一起调查他发现了什么。”

“你跟他一起去调查?”

“才不会,那样太麻烦了。我只是要求探险家出示证据。比如,如果他说他发现了一座大山,那我就要求他给我带回来一块大石头。”

地理学家突然很激动。

“你不是走了很远很远的路吗!你就是探险家啊!来,快跟我讲讲你的小行星什么样!”

说着,地理学家打开了厚厚的笔记本,削尖了铅笔。采访探险家的记录都是先用铅笔记下来,等探险家带来证据,就用钢笔再誊一遍。

“说啊,”地理学家催小王子说。

小王子想了想,说:“嗯,我的小行星其实挺没意思的。不大,有三座火山,两座活火山,一座死火山,可是,谁也说不准到底是不是死火山。”

“对,谁也说不准。”地理学家点头赞同。

“我还有一朵花。”

“我们没工夫管花。”地理学家打断了小王子的话头。

“为什么?花那么漂亮,比什么都漂亮。”

“因为花只不过是须臾之物。”

“‘须臾’是什么意思?”

地理学家压了压性子:“地理书啊,可是最重要的书。书里的记载永远都不会过时。因为山永远都不会动,海永远都不会干。所以我们只记录永恒的东西。”

小王子脱口而出:“可是死火山也有可能会爆发啊。‘须臾’到底是什么意思?”

“火山是死还是活我们不管,对我们来说就是一座山,而且山永远都不会动。”

小王子又问:“那‘须臾’到底什么意思?”小王子只要问了问题,就绝不会轻易放过。

“‘须臾’就是‘过不了多久就会死去’的意思。”

“你是说我的花过不了多久就会死去?”

“对啊。”

小王子心想,我的花只能活须臾,而且只有四根刺保护自己!我居然还离她而去!

小王子第一次后悔,第一次心痛。但是他打起精神说:“那你觉得我该先去哪里?”

“地球。”地理学家不假思索,“我们收到很多报告,地球很漂亮。”

小王子又回到路上,心里想着自己的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