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也发表在马蜂窝上,欢迎点击链接跳转阅读。

  • 出发时间/2019-10-15
  • 出行天数/4 天
  • 人物/其它

为这篇游记拟标题时,我想了很久,突然就变得语言匮乏,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对这个国度的爱了。思来想去,用了最普通但也是最贴近她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地词——“美好”。

初见澳大利亚,是去年5月出差。完成公务后,在悉尼和阿德莱德转了一圈,深深折服于这个国度的多元交融和丰富物产。第二次,也就是这次,去了悉尼和墨尔本。这次则是敬畏于大自然神工鬼斧带来的壮阔奇景。造物主真是偏心啊,把美好都给了澳大利亚。

[D1] 抵达悉尼

航班:QF118 (2235 – 1100+1)

周二晚上从香港机场出发,搭红眼航班去悉尼。前后各有两个小宝宝,哭声此起彼伏像在比赛一样,全程那叫一个苦不堪言啊。睡眠时间约等于0。第二天早上11点多抵达悉尼,到酒店安顿好之后离午餐预订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当下决定去歌剧院溜达一圈吹吹风,让自己精神精神。

悉尼歌剧院

大部分人对于一座城市的记忆总是从地标建筑开始的。我也不例外。地球另一端的海风拂面而来,面前的歌剧院像是洁白的贝壳,又像是鼓满风的白帆,与蓝天白云相映成趣,仿佛在风声中低声诉说着这座城市的梦幻。

[美食] 不吃海鲜怎么对得起经济舱的劳累

第一天的午餐预订了邻近达令港的Cirrus。Cirrus位于Banrangaroo区,坐拥海景和世界级美食。餐厅菜单凸显海滨特色,食材用的都是新鲜捕捞的海鲜。“两顶帽子”得奖餐厅果然名不虚传。能获得一顶厨师帽的餐厅已经有非常高的水准了,更别提二帽三帽。

第一道是经典的海鲜品牌CIRRUS PLATTER:

  1. Oysters + Mignonette (生蚝+木樨草酱,一种黑胡椒、醋和青葱碎混合的酱汁)
  2. Scallop Ceviche + Tamarillo (柠汁腌带子+树番茄)
  3. Pickled Clams + Parsley + Garlic (腌蚬+洋香菜+蒜)
  4. Poached King Prawns + Fried Egg Emulsion (水煮大虾+我不知道什么玩意儿)
  5. Kingfish Sashimi + Shiso Vinaigrette (Kingfish刺身+紫苏油醋汁)
  6. Crumbed Kinkawooka Mussels + Tarragon (青口+龙蒿)
  7. Honey Bugs + Tomato Dressing (Honey Bug+番茄调味酱)

Cirrus Dining

生蚝新鲜美味,鲜嫩多汁,能感受得到海水的味道,让人食指大动,和木樨草酱搭配起来相得益彰。私以为新鲜的Kingfish要比三文鱼和吞拿鱼更适合做顶级刺身,肥瘦适中,口感绵密,毫无腥味。另外一个很惊艳味蕾的是Honey Bug,我猜应该是澳洲独有的一种海鲜,不晓得中文叫什么,口感和味道相当独特,鲜得让人想吃了再吃。

图五是清蒸Hapuka,肉质肥厚,口感软中带着Q弹,配上茄子碎和烤得脆脆的不知名叶子,每一口都是浓浓的鲜美。

甜点是洋蓟雪糕(Jerusalem Artichoke Ice Cream + Date + Walnut),我第一次见到用洋蓟当原料做的雪糕。味道嘛,有点咸又有点甜,软滑的雪糕配上脆脆,在口中幻化出丰富层次和美妙滋味。

Cirrus Dining

(图片来源:Cirrus Dining Facebook)

吃完这顿我只想大喊:吃海鲜还是要来澳洲啊!刺身我再也不吃三文鱼了!

晚餐去了Manta Restaurant & Bar。吃到了垂涎已久的大龙虾。

Manta Restaurant

我觉得澳洲龙虾比波士顿龙虾更好吃,块头更大,肉质软嫩,味道也更鲜甜。还有肥美的大螃蟹、带子、澳洲肺鱼。

餐厅位于Wooloomooloo码头旁,边享用晚餐边欣赏如画的风景和时不时被凤头鹦鹉(cockatoo)粗嘎的叫声吓一大跳。我们笑说澳大利亚的野性果然名不虚传,连鸟儿的叫声都如此响亮有力,完全不像笼中金丝雀那样娇弱。

[D2] 悉尼 – 墨尔本

驱车前往皇家植物园,一路散步至麦考利夫人石椅,远眺悉尼歌剧院和海港大桥。正好当天有巴布亚新几内亚士兵到访,他们在海边拉起了国旗,很高兴地在拍照。

港口停靠的军舰。

悉尼皇家植物园

远眺海港大桥。

悉尼皇家植物园

悉尼皇家植物园

悉尼地标。

悉尼皇家植物园

从皇家植物园出来,不远处就是新南威尔士美术馆,馆内有澳大利亚各历史时期的美术作品以及一些大师的艺术创作。馆内展览很丰富,每幅画都那么有故事。艺术馆一层还有个专门的原住民艺术展览区。非常值得一去。可惜我不学美术,也没有什么艺术细胞,不能很好地了解每幅作品的深意。热爱的艺术的朋友一定会爱上这里。

[美食] Fortune of War: 悉尼最古老的酒馆

午饭去的是Fortune of War,据说是悉尼最古老的酒馆,位于岩石区。在这里吃到了袋鼠肉。

这家酒馆的历史特别有意思。酒馆是店主Samuel Terry在1828年创建的。店主当时因为偷窃罪被判发往澳洲服刑。服刑结束后他来到悉尼,娶了位酒馆老板娘,然后就成为了酒馆的老板。据说每年的澳纽军团日(ANZAC Day),老兵们都会在这家酒馆重聚,追忆当年那段枪林弹雨、浴血战场的岁月。

Fortune of War

袋鼠肉的口感和牛肉比较相似,但没有牛肉嫩。之前听说这玩意儿“很难吃”、“膻味很重”、“硬邦邦的”云云,所以吃第一口的时候我还有点战战兢兢。可是一口下去却意外的好吃。可能只是对我而言吧。膻味的话,我真觉得没有。羊膻味不更重嘛,这个还是比羊好吃很多的。加上脂肪低、蛋白高,优质肉类喔~

[艺术] 来自艺廊的艺术熏陶

从酒馆出来,在岩石区瞎转悠。没有攻略、没有目的,吹着海风,沐浴着阳光,懒洋洋的这样就好。

酒馆对面就是澳大利亚当代艺术馆,馆内展出不少新生代艺术作品。但……我真的看不懂。转了一圈转悠到了Ken Done的个人艺术馆。Ken Done是澳大利亚国宝级艺术家,他的个人艺术馆开放于1994年,馆内画作不定期更换。我去的时候看到的大部分作品都是Ken在帆布和画纸上创作的作品,很少量是丝网印刷。

接下来这家是我要郑重推荐的:Gannon House Gallery。这家艺廊展出澳大利亚原住民画作、工艺品、陶瓷、铜塑等艺术品。每一幅作品、每一尊铜像都各有特色,有的是勃勃野性跃然纸上,有的是惟妙惟肖栩栩如生,有的则能让你感受到来自原住民自由灵魂的震撼。

早上去了新南威尔士美术馆,下午逛了一圈岩石区的艺廊,我一张照片都没有拍。一是出于对艺术家的尊重,二是希望自己能够停下脚步,仔细欣赏作品。

我一直不太能够理解为什么总有人要把自己面前的画拍下来,网上明明有副本啊。也并不理解为什么游人到艺术馆、博物馆中只是为了“打卡”。最后草草一游,一幅又一幅的名作不过只是一个个游人的自拍背景。科技的发展给我们便利的生活,也让我们越来越容易分心。偶尔抽出那么一小会儿,安静下来,去细细欣赏和了解某样事物,也许已经成为现代社会的“奢侈品”。

[美食] Doyles on the Beach

Doyles on the Beach是Watsons Bay旁边的老字号。去吃饭的这天风实在太大,没办法在户外吃饭,不然一边吃晚餐一边看着落日沙滩,还有远处华灯初上的悉尼,一定十分惬意。

Doyles on the Beach Restaurant

Doyles on the Beach Restaurant

结束白天的瞎转悠后后就该收拾行囊滚去机场了。今晚航班:QF497 (2205 – 2340)

这里有个小插曲。本来搭乘的QF497被取消了,我们被安排到了QF491。沾同行大佬的光,蹭了一次澳航的Chairman’s Lounge。这个贵宾室神神秘秘的,据说已经停止邀请新会员。门口也没有指示牌,只有一扇黑乎乎的玻璃门,合资格的成员才能进去。我反正也介绍不好,在这里我就直接甩链接了:
https://www.executivetraveller.com/what-it-s-really-like-inside-the-qantas-chairman-s-lounge

[D3] 大洋路一日游

这天起了个大早,从市区出发,沿大洋路奔向坎贝尔港国家公园,开始大洋路一日游行程。

来墨尔本真的不能错过大洋路一日游,不能错过那壮丽奇景。

上车之后迟迟没见“大洋路踪影”,斗不过瞌睡虫,沉沉睡去。睡了一个多小时醒过来,听到司机说准备进入大洋路了,我才反应过来,原来从市区拐上大洋路还得这么远。沿途经过冲浪天堂Torquay、Aireys Inlet、Lorne等几个可爱的小镇(小镇居民的房子坐拥无敌海景,好羡慕!)还有半月形海湾Apollo Bay,最后抵达十二门徒,从十二门徒开始在国家公园的游览。

司机中途在一个海滩边停了车,让我们去海滩上拍照。

大洋路

大洋路

继续往前开,在Aireys Inlet小镇附近远远看到了小红帽灯塔(Split Point Lighthouse)。但是我们坐的是大车,而拐进灯塔的那条路有车身大小限制,所以很遗憾,没能去。车开过Aireys Inlet没多久就到了大洋路牌匾。

大洋路建于1920年,用以纪念参加一战的士兵。这条路于1919年开始动工,1932年贯通。全长约为276公里,沿途可以欣赏到壮观的海景。

大洋路

海边捡到了个心心石头,带回来给外子。

大洋路

继续往前是Lorne Beach,停下来跑去看了看海。这次时间不够,没有去Kennett River= =一路开下去,抵达Apollo Bay。中午在旁边的Grorge’s Restaurant简单吃了个饭。然后开始到处找雪糕。谷歌告诉我不远处有一家Dooley雪糕店。找到店面进去一看:我的妈啊居然有Vegemite味雪糕!迷之口味,好怕怕。

阿波罗湾

阿波罗湾

没敢尝试Vegemite味,选了中规中矩的花生酱味。啊!好吃!

大洋路

看完这片海滩,车就拐进了前面的山路里。拐了几个大弯,还有经常用来拍赛车广告的大弯道,超!酷!炫!

[美景]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去之前就一直想沿着Gibson Steps下去沙滩。可是又一次,时间不够,很遗憾不能……权当留个遗憾下次再来吧。

十二门徒的成分是石灰岩,形成时间大约在千万年前。由于风化作用,十二门徒一直在慢慢消失,目前只剩下七个半了。当然,还会不断有其他石头倒下来,但肯定也会有新的奇石出现。站在步道上,深深感受到人类在大自然面前的渺小。

我在青岛、湛江、香港、台湾都看过海,在奥地利看过如油画一般的风景,可从未见过如此大气的风景,充满野性的独特魅力。底下海浪势头之猛,裹挟着水汽扑面而来。

离开十二门徒,前往Loch Ard Gorge(貌似又叫“沉船湾”)。大峡谷是以Loch Ard(洛克阿德号)命名的。这艘船从英国航行至墨尔本,却在这里遇难,仅有两人生还。因此,后人为纪念此次事故中的遇难者,便把此地命名为Loch Ard Gorge。

洛克峡谷

洛克峡谷

洛克峡谷洛克峡谷

Tom and Eva Lookout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说的大概就是这般景象。

The Razorback

The Razorback

The Razorback

The Razorback

玩到这个时候已经下午五点多,该启程回墨尔本了。恋恋不舍,下次再见。

回程走的是比较省时间的内陆公路,公路两旁是大片大片的草地,成群牛羊闲适地在草地上或坐或站,风景和早上截然不同。

[美食] Niku Ou

回到墨尔本已经晚上九点,愉快的大洋路一日游就这样结束了,是时候找吃的祭祭五脏庙。

在海边吹了一天的冷风,而且当天气温白天十一二度,晚上降到个位数。我们决定要去吃热腾腾的饭菜,想来想去,烤肉吧!毫不犹豫选了Niku Ou (By Wagyu Ya)日式烤肉店。这家和牛屋是日本A5飞驒牛的澳洲制定直营专门店,听说全澳只能来这里吃顶级飞驒牛耶。

NKU OU

看这漂亮的雪花,这细密的大理石纹路。现切现烤,看大厨切下牛肉,腌制,然后放入烤盘,听着牛肉在烤盘里发出滋滋的声音,闻着空气中四溢的油脂香气,一口吞下烤得刚刚好的五成熟牛肉,满足感爆棚。

NKU OU

NKU OU

[D4] 再见,墨尔本

这天是在墨尔本的最后一天,下午就要飞吉隆坡。抓紧上午的时间在市区转一圈。

St Patrick’s Cathedral Fountain

St Patrick’s Cathedral Fountain

St Patrick’s Cathedral Fountain

St Patrick’s Cathedral Fountain

AC/DC Lane

啊!脑海中出现了我妮妮的脸!Tony Stark I love you.

Shrine of Remembrance 战争纪念馆

战争纪念馆

战争纪念馆

战争纪念馆

战争纪念馆

最后,春天到了。

墨尔本

下次再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