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想哦,既然我这个博客叫做“万事如译”,那就万事都可以聊一聊,发一发,而不用局限在翻译上面。这样一来,能说的话就多了。今天在加密货币的群里,和一些群友讨论了两个问题,第一个是中国青少年教育中,“逻辑”教育的缺失,还有一个是由此引出的“国家绝对不会让老百姓学习逻辑”。下面是我的一些看法。

首先,我同意中国青少年教育中,逻辑教育有严重的缺失。除了逻辑学缺席之外,调研能力的教育也严重缺席,导致很多人沦为伸手党,不懂也懒得检索信息和验证信息。新人类有两个脑,一个人脑,一个电脑。人脑擅长归纳总结逻辑推理,电脑擅长信息存储和数据检索计算。双商都要高才能立足当今社会。还有一种能力,就是将自己的所学和调查的成果形成文字的写作能力,这可以使人的研究成果输出,形成产品,保存和传播出去。

其次,我不认为现在的社会或者统治阶级在阻碍逻辑教育,并不是为了方便统治或者收割社会财富而进行愚民教育。愚民教育在工业化和信息化的时代已经无法成立了。工业化之前,政府或者统治者对生产资料和信息渠道有无限的垄断,士大夫和贵族阶级对知识和教育拥有垄断权。现在的社会是一个网状的社会,接触区块链的人,应该有更深的感触才对。生产资料的多样化(土地、人力、资源、资本、技术、数据),尤其是技术和数据的重要性日益增强,政府已经很难再垄断。而且,政府需要提供大量的公共产品,才能换取私人部门对生产资料控制权的让渡。教育是最重要的公共产品之一。因此愚民政策本身是和政府目的相违背的。第二,信息传播早已不再是自上而下的布道式传播,也不再是内容找受众,受众被动接受的模式。现在是多点并发、读者主动寻找内容的时代。政府对信息传播渠道的垄断力也已经衰退。

我不觉得现在逻辑教育的缺失是有意为之的结果,我更愿意相信,这是教育制度陈旧,未能跟随时代进步的结果,是政府的不作为,而不是政府的有意作为。循着这个思路,逻辑思维教育,以及我说的调研检索能力,外加将学习研究成果输出的写作表达能力,今后都会成为教育(至少是精英教育)的重点内容。到时候,追求的不再是“懂的都懂”,而是“懂的真懂,先懂带动后懂”。

第三,我不是保皇派,甚至不是建制派。只是单纯的觉得,就事论事对大家都好,对所有人都好。情绪宣泄有边界。让事实的归事实,让情绪的归情绪。所谓讲理,不过是用逻辑将自己的观点支撑起来。有来有往,讨论而已,并非攻讦。你可以有你的理,我可以有我的理。自然法则、物理规律可以放之四海皆准,谁能自大到以为自己独揽真理呢?

人与人之间的讨论,要讲体面,要懂尊重。可以从对方的逻辑找问题,可以从对方的证据找问题,而不能攻击对方的动机和目的。我持一个观点,并不代表我维护一个阶级。我反对一个观点,不代表反对持有这个观点的人。杀人诛心是仇家才做的事,友好辩论,不必说服对方,不必证明自己是对的,更不必证明对方是错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