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 decades, the Underground had been run by the “Four Barons”—the chiefs of civil, signal, electrical, and mechanical engineering—and within each of their departments, there were bosses and subbosses who all jealously guarded their authority.
几十年来,运营伦敦地铁的有“四大”——分辖乘务、信号、电气、工程——这些个山头上,又有大小头目若干,个个盯着自己的地盘,容不得旁人插手


翻译都是墙头草,作者说什么,翻译就说什么。作者歌颂什么,翻译就歌颂什么。作者黑什么,翻译就黑什么。所以我们没什么立场的。

破折号之前,作者的态度很明显是贬低。比如,“Four Barons”其实是有典故的(典故点这里),说的是撒旦的四个左膀右臂,地狱F4。咱们有天庭F4,叫四大天王。地府里好像只有一个王,而且也没办法说他是好是坏。这里想说的是坏,在中文里说坏,可以说“妖魔鬼怪魑魅魍魉虫鼠蛇蝎豺狼虎豹”。“Baron”本身其实是个爵位,放在中国应该是个“王爷”,坏王爷的话,魔王好了。

破折号之后的内容,是译者(我)自作主张,把作者原本中性的语言,加上了贬低的语气,这和上下文中作者的态度是相符的,所以并没有改变原文意思。比如“department”,是四个部门高管的权利范围,这里黑化,处理成山贼的势力范围,“山头”。“bosses and subbosses”处理成山贼组织里的大小“头目”。这么做其实是我在力挺作者立场。

另外两处下划线的处理方式,是我平时常用的小技巧。

第一个下划线,如果按照原文(不脱壳)翻译,“四大魔王——他们是乘务、信号、电气、工程的负责人”,很明显能感觉到另起一句,打乱了译文的节奏。我想取得的效果,是让节奏能够顺下来,流淌下来。之前曾经讲过,译文中的动词能加快语句节奏。这里“chief”是“负责人”,“负责人”能做的是“管理管辖”,所以把“chief”发出的动作放在这里,不仅不需要调整语序,还能够保证语句通顺。

第二个下划线,原文不脱壳,“保护自己的权力”,所以呢?总是感觉说话只说了一半。“保护自己权力”的目的是为了“不让别人插手”,能痛痛快快地说出来,就不要藏着掖着。所以,这里翻的其实不是作者“说了什么”,而是作者“想说什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