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岁那年,我读了一本书,叫《千真万确》,讲丛林里的故事。我在书上不经意看到一副插图,图上画了一条大蟒蛇,正在吞猎物,大概这样子:

1.1

书上说,“大蟒蛇不会咀嚼,吃猎物只能整只吞下去。吃完之后就不能动了,要睡上半年才能消化完。”

看完我就忍不住想象丛林里的千奇百怪,然后用蜡笔画了我这辈子第一幅作品。干脆就叫一号作品好了,长这个样子:

1.2

我把大作拿给大人看,问他们害不害怕。

他们说:“一顶帽子有什么好害怕的?”

可我画的不是帽子啊,明明是一条刚刚吃完大象的蟒蛇,躺着消食呢。于是我把蟒蛇肚子里什么样也画出来了,省得大人看不明白。跟大人说话总得解释半天。二号作品这个样子:

1.3

大人跟我说,画什么蟒蛇吃大象,学地理、历史、数学、语文去。所以,年仅六岁的我,因为自己的一号作品和二号作品一败涂地,决定以后不当画家了。大人啊,有好多事他们怎么想也想不明白,小孩子总得跟他们一遍又一遍地解释,可麻烦了。

可是不当画家我该当什么呢?我学会了开飞机,成了飞行员,开着飞机飞遍了全世界。别说,学地理还真有用,我一眼就能看出来这里是中国还是美国亚利桑那,不用怕晚上迷路了。

这几年,我认识了很多通情达理的人,也在大人堆里呆了很久。我近距离观察过大人,更加坚定了我对他们的看法。

每次碰到有点灵气的大人,我都会给他看一号作品,这幅画我一直随身带着,就是为了测测他们是不是睁眼瞎。但是,大人总说“画的是顶帽子”。所以我也懒得跟他们讲蟒蛇很粗、丛林很大、繁星很多什么的,干脆自降智商,降到他们那个级别,聊一聊造大桥、打高尔夫、搞政治、挑领带。这时候大人就会很开心,觉得遇到了知己。

《小王子》第一章》有3个想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