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说:“人真怪,坐上特快列车,却根本不知道自己想去哪儿,像没头苍蝇一样,开始循环往复地来来回回。”

他说:“这样没有意义。”

我们面前的这口井不是撒哈拉沙漠常见的井。撒哈拉沙漠的井其实就是沙地里挖了坑。这口井像是村子里的井,可是附近没有村落,所以我以为是我眼花做白日梦了。

我对小王子说:“奇了怪了,这井也太先进了,有滑轮、有水桶、有绳子,什么都有。”

他笑了,拿起绳子,用滑轮把桶拉上来。滑轮吱扭吱扭地叫着,像突然起风,刮醒了生锈老化、沉睡已久的风向标。

25

小王子说:“你听,我们把水井唤醒了,它在唱歌呢。”

我舍不得他打水太累:“那么重,我来吧。”

我慢慢地把水桶提出来,小心不让水洒出来。滑轮还在吱扭吱扭地唱着,桶里的水泛着薄薄的波纹,太阳在桶里碎了一片。

小王子说:“我好渴,先喝一口。”

他的渴望我完全理解!

我把桶举高,捧在他嘴边,他闭着眼,大口喝着。这水是最香甜的恩赐,不只是简简单单解渴而已。我们披星戴月,翻山越岭,叫醒了滑轮,听滑轮唱着歌,亲手打上来这桶水。这水让人心里暖暖的,就像礼物。小时候,收到圣诞节礼物就是这样温暖,伴着圣诞树上的彩灯、午夜唱诗的歌声、大家脸上的微笑。

小王子说:“你们地球人,一个花园里能种五千朵玫瑰,却无法满足自己内心的渴望。”

“对啊,没办法。”

“可是,可能只要一朵玫瑰花,甚至一口井水,就能满足内心的渴望。”

“对。”

小王子说:“但是,眼睛会视而不见,只有用心才能找得到。”

我喝了水,呼吸平缓,看着黎明的沙漠,铺满了蜂蜜的颜色。这一望无际的橙黄,看得我心情舒畅。我之前为什么会伤心难过呢?

小王子走到我身边,坐下来,像当初一样。他小声说:“你答应我的,一定要做到。”

“什么?”

“你说会给小羊画个口罩。我得好好保护我的玫瑰花。”

我从口袋里掏出画本,小王子随意翻看着,突然笑着说:“你画的猴面包树好像大头菜啊!”

“哦!”我还以为我画得好棒呢!

“你把狐狸的耳朵……画得好像……长了角一样……而且画得太长了!”他又开始笑。

“小家伙,你太不厚道了。我以前可只画过大蟒蛇吃大象。”

“哎呀,没关系啦,小孩一眼就能看懂。”

我画好了口罩,交给他的时候,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你是不是已经计划好去哪儿了……”

他没回答,只是说:“知道吗,过了今天……我到地球就正好一年了……”

他沉默了一会,接着说:“去年这个时候,我就是在这附近降落的。”

他脸上泛起了红晕。

我又开始难过,说不上为什么,可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所以说,一个星期前,你一个人,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漫无目的地走,遇到了我,不是巧合对不对?你是在找当初你在地球降落的地方,对不对?”

小王子脸又红了。

我试探着问他:“是不是因为,快满一年了?”

小王子脸又红了。他从来不回答我的问题,可是,脸红就代表承认了,不是吗?

我说:“哎呀,我好怕……”

这时,他说:“你还有事要做呢,快回去把飞机修好。我在这里等你,明天晚上你来找我。”

可是我心里没底。我想起了狐狸说的话,被谁驯化了,就会为他伤心难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